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蚀骨之夜](4.5-4.6)[作者:哈维丹特]
[蚀骨之夜](4.5-4.6)[作者:哈维丹特]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成人电影 第七色 色哥哥 淫色网 张筱雨人体艺术]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03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5。1

  茉莉·艾德勒,楚楚可怜的恶魔仰望着眼前的光景。

  虽然茉莉知道教会明白此事不能有一点闪失,一定会派出一支精锐中的精锐部队,可眼前的阵势还是令茉莉感到自己就像钻进蛇穴中的雏鸡。

  平缓的鼻息与不断起伏的黑色修女服之下胸脯。

  月光穿透着五彩的玻璃窗射入空荡的的教堂里,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显然这里并不是为了祷告而建造的。

  除了令她憎恨的唯三的首席大法师伊扎罗以外,统领着裁决之剑的传奇英雄也几乎是教会最为强大的圣骑士帕拉丁,尤其喜欢一个人单枪匹马作战的怪物竟然带着自己的下属到场。甚至在这堵不可能逾越的圣骑士高墙之后还有直属教皇的精英法师部队——戒律。这表明了教皇已经直接出手了。通常这种秘密行动都会尽量让教皇撇清关系,可直属法师部队戒律的出动与几乎代表了教会最高战力的圣骑士帕拉丁与大法师伊扎罗的动作都代表了教皇已经不惜一切代价要得到那个少年。

  克拉罗城的近郊教堂里,几乎聚集了教会一半的军事力量。

  为什么?

  那个少年就那么重要?

  虽然第一次遇见那个少年的时候茉莉被他无意识状态下的样子吓了一跳,可现在这样看来,即便是那种令茉莉吓得失去战斗意识的怪物也绝对无法战胜眼前的阵容,甚至很可能连帕拉丁一个人这关都过不了。

  到底是为什么?

  对于教会来说,哈维丹特到底是什么。

  「茉莉小姐……真抱歉……是不是吓到你了……」

  伊扎罗皮笑肉不笑的寒暄道。

  「竟然跟魅魔做交易……神可是在看着你。」

  帕拉丁有些不满的攻击道。「别这么说嘛,我尊敬的圣骑士,这也是为了教会而必要的。」

  「好啦,赶紧结束这一切吧,大法师,你知道面前有恶魔却不能痛快地杀死她令我和我的下属十分的难受。

  与帕拉丁一齐站在法师部队前的圣骑士们死死的盯着茉莉。

  「嗯?比起上次见面时你变得强了不少嘛,茉莉小姐……」

  到了伊扎洛这种水平的大法师,仅仅是看上一眼就能知道对手的深浅。探测对手的法力其实本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就算是精英法师部队也需要额外的借助一些法术探测器来观测,再进行数据上的分析才能知晓对手的实力。但对与魔法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伊扎洛来说,感知魔法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和本能,就像普通人的大脑会自动通过颜色来感知温度那样,对手身上散发的魔法已经变成一种飘散的有色气体那样一目了然。

  简单的看了看茉莉·艾德勒之后,伊扎洛皱了皱眉。

  虽然这个恶魔的战力在这个场面上依旧不值一提,可按照常理来说成长的速度显然有些快的离谱……这些魔物确实会吞噬血液和精液来获取魔力,可也应该有一个上限才对。

  以茉莉目前的力量,虽然还是没办法战胜伊扎洛,但至少输的不会那么难看。
  她到底做了什么?不过现在不是满足自己好奇心的时候……

  伊扎洛捋了捋胡子,把疑问收回自己的心中。

  「茉莉小姐……我们言归正传吧……我好像并没有看到约定好的那个男人。」
  是的,茉莉并没有按照约定带来哈维丹特,把他交给教会。

  茉莉的动摇来自于那天的夜晚,那个被艾莉用触手与媚药编制的地狱拷问的第五天的夜晚。

  当茉莉循着哈维阴茎的气味向他笔直的扑去,不可抗拒的力量将他摁在地上,狠狠地吻上唇,急不可耐的小舌粗暴的撬开惊慌失措的哈维的嘴时,哈维发出了欢愉与恐惧的尖叫声。四肢均被拷住,毫无还手之力的哈维任凭她的小舌搜刮着唾液。茉莉的双手死死地按住他的胸膛,急不可耐的扭动着腰部,饥渴无比的蜜穴的双唇顺滑的立即开始吞入滚烫的龟头。

  「茉莉噢噢噢噢!」

  魅魔转为榨取精液而生的蜜穴中紧致的螺纹肉壁肆意的旋转着,研磨着被媚药染成深紫色的龟头。结结实实的摩擦和旋转一改刚刚触手的舔舐或者温水浸泡的那种不上不下的撩动,每一下都让哈维失声大叫。

  「呼呵呵……」

  艾莉慵懒的坐在床上,几只触手灵活的摆弄起精致的金属杯具,浓郁的咖啡被触手端在身前。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她的杰作。

  「啊……啊……」

  茉莉也在媚药的作用下变得极端敏感的蜜穴,在经历了长达五天的全身每一寸肌肤都被触手刺激却就是不肯碰一下阴部的快感腌制的地狱之后终于迎来了龟头的滋润。长时间的挑逗和玩弄下只是轻轻触碰一下阴蒂就几乎能让茉莉高潮,在这种极端的感度之下被勃起到发紫的龟头拨开小阴唇的刺激已经足够她冲上云霄。她骑在哈维的肉体上,被剧烈的快感刺激地深深地仰起头,浑身不住颤抖着,身上的细小水滴随着白皙的皮肤不断地震动,小嘴中不断的溢出幼齿又销魂的呻吟。

  如饥似渴的肉体刚刚得到滋润的满足感瞬间在刚刚被注射的禁止高潮的药剂下化成了硬生生的感受游走在高潮边缘的,几乎快被欲望烧焦的肉体的痛苦。
  「啊……啊!嗯嗯……啊啊啊!」

  她细嫩的双手摁在胯下不断颤抖的肉体的胸肌上,蜜穴的两片粉嫩的唇包裹住肿胀的龟头,紧致的小穴似乎一下次吞不下如此粗大的阴茎。少女的腹部不断地颤抖,缓缓地向下坐去,想要完全的吞没阴茎。

  嘴唇被紧紧的咬住,细小的呻吟还是从牙缝里泄了出来。

  「喔喔……呼呵呵~ 」

  艾莉歪过头,饶有兴致的欣赏着这永远无法抵达终点的酷刑。

  茉莉的腰腹不断的发力向下坐去,内壁的淫肉本能的欢腾笼络着使自己得到满足的粗壮的肉棒。

  缀满细小汗珠的,茉莉性感的腰腹在发力中不断的抽搐。

  快感在每一次细小的吞入所造成的摩擦中爆发,哈维咬紧牙关抵抗着,可饥渴的肉唇还是一口气的吞下了整只肉棒。

  过量的快感之下哈维已经无法发出声音,再不屈的蜷曲起已经被淫毒彻底吞没的身体,做出了几下不甘的抽动的最后反抗之后,整个肉体除了阴茎以外全部摊软了下来。

  「呼呵呵……终于失去意识了吗?作为人类来说已经很不错了呢……」
  艾莉嘴角扬起嗜虐的笑容。

  虽然明知道再对昏死的哈维和已经失去理智的茉莉的拷问继续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情报价值,可还是不愿用触手把他们分开。

  这样残忍的画面让艾莉十分的兴奋,欢愉的痛苦地狱的男女烈火焚身般的挣扎让艾莉的长裙下濡湿一片。

  茉莉下意识的为了抹掉哈维最后一丝逃跑的可能性和自由,茉莉可爱的尾巴索性死死的圈住他的腰,随着阴户猛烈的撞击声仿佛要榨干最后一丝体液。
  啪、啪、啪……

  茉莉不断地发狂一样的上下抖动着身体,爱液已经泛滥成灾的小穴疯狂的撞击着小腹的根部发出扑哧的水声,粘滑又崎岖的肉壁不断地研磨着阴茎,奔腾在哈维的身体里无法解放的剧烈的快感让他不断地从喉咙里发出野兽一般低沉的吼声。

  「哈啊~ 啊哈~ 啊~ 」

  身上骑乘的少女在欲望的折磨下已经失去了理智,明知道无法高潮,却依旧无法停下抽动的腰部。兴奋的茉莉起伏的频率越来越快,哈维已经没有了反应了。
  「呀……虽然我是很感谢你们训练一下我的未婚夫……可要是不小心把我的哈维玩死了我可没法交差了呢。」

  一个来自第三者的,干净而婉转的女声凭空响起。

  5。2

  房间内所有的触手进入了警戒状态十分迅速的开始行动,寻找着声源。剩下的触手将急忙将失去意识的两人包裹住。

  「该死的!」

  艾莉站起身,触手随即如同牢笼般护卫在她的身躯四周。

  「不要那么着急嘛,恶魔。不要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吗?」

  「王国的猎魔人克莉斯汀吗……这次好像是钓到大鱼了呢……」

  黑影静静的出现在地牢的中心。自然到就好像一直就在,只是艾莉没有注意的那样。

  「啊……认识的话就好说话多了……呃……不过我现在的名字是洛贝利亚,设定上来说是那个孩子的未婚妻。」

  黑影逐渐现身,黑红为主色调有着高雅的花纹的披风包裹着谜一样的女人。
  「啊~虽说这次的失态跟我没什么关系……不过要是让你们把哈维带走了我还是很不好交代的。」

  与其说是冰冷,倒不如说什么都不在乎般的双目与精心点缀的红唇,大胆的身体成对比的温暖而知性的笑容好似永恒般的挂在脸上。

  就算是在虐杀途中,那抹笑容或许也不会有一丝的改变吧。

  「该死……」

  艾莉少有的失算了。

  她虽然意识到了哈维丹特的重要性,可还是没有想到王国会做到这种地步。
  竟然不惜出动了王国的情报机构「猎魔人」最高战力……哈维的未婚妻?王国难道……一直让这种能够单挑复数魅魔的怪物贴身保护哈维丹特?

  姐妹们在北部森林是对上了这个家伙?那全灭不是偶然呢……该死的……完全中了对方的陷阱。

  「怎么了?恶魔女士,还没有做好死亡的准备吗?」

  洛贝利亚从腰间抽出匕首「甘美年华」,一把弧度精巧刀身隐约呈淡红色的匕首。效果是刺入的瞬间会产生法术抑制,对于魅魔这种以法术见长的高阶恶魔几乎是致命的。

  艾莉深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丝微笑。

  「洛贝利亚小姐。」

  「嗯?」

  「哈维丹特到底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的任务只是杀光任何打算抢夺哈维丹特的生命……说实话我也完全不懂那个少年的价值呢……就让我把你杀掉,然后把他带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吧。」

  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甚至打算一口气除掉以魅魔为主的情报机构……
  对方似乎是断定了魅魔的攻击手段单一,因此做了完全的魔法对策。这点当然没错,能够杀掉掠夺死灵之书的魅魔们就能确定这一点……可艾莉不一样,作为情报机构魅魔的统领,艾莉并不依靠魔法。

  「呼呵呵……你的确很强,但是你有做好我的孩子们的对策吗?」

  触手们缓缓的包围了洛贝利亚。

  「啊……好麻烦……这次是触手吗?说明书里面并没有写啊……」

  触手们一拥而上。

  洛贝利亚保持着笑容,消失了。

  紧接着,是响在艾莉耳边的硬化触手与匕首相接时发出的金属碰撞的声音。
  原来如此……有这么快的速度的话根本来不及施法……艾莉命令触手立即缠绕住她的手臂,却被洛贝利亚迅速的切断。

  「呼呵呵……你太轻敌了,如果是在野外我也可能不是你的对手……可你竟然闯进我的触手地牢里。如果你能够老实一点的话我会考虑在拷问的时候温柔一点……」

  「感谢您的好意……想想看能被这么多触手爱抚一定会非常舒服吧……可惜现在不是享受的时候呢……」

  洛贝利亚解开了自己的披风,诱人的肉体让触手一阵躁动。下体的关键部位只用一张贴片遮住,形状清晰可见。胸部则是用不易抖动,最方便行动的束胸包裹,奥妙的身姿毫不遮掩的暴露出来。

  她依旧致意般的微微一笑。

  再一次,在触手捕获她的瞬间消失了。

  艾莉虽然无法用肉眼观察到她的动向,但在这间地牢内高速移动之下气流会被触手所洞察。

  有机会了。

  触手预判到了洛贝利亚腾空的瞬间,迅速缠住她的双腿。洛贝利亚不慌不忙的旋转切开附着的触手,由于触手只有在缠绕住目标后才能使用硬化,除了提前硬化用防御以外很难束缚住对洛贝利亚这种级别的对手。

  随后,距离艾莉的腰部仅几厘米地方再次闪烁出金属与触手碰撞的火花。
  「你打算一直这样防御吗?你的触手会消耗光的哟?」

  「呼呵呵……在这之前你会被解决掉。」

  潜伏在天花板上的几只端点像小口一样的触手。那是艾莉的杀手锏之一的闪电印记的触手。只要被那个嘴唇亲吻到到就会在皮肤上生成一个闪电符文,持续的以一定频率放电。

  「不妙……说明书里没写这个……」

  洛贝利亚立即开始高速移动,可却被前方扑来的硬化触手封死了道路。
  「竟然可以做到只硬化一半吗……」

  空中受身,开始切割掉身后追逐的闪电印记的触手。

  地板上一直偷偷潜伏着追随的闪电触手猛地抬头,一口吻在了无力躲闪的洛贝利亚的大腿内侧上。

  与此同时,知道自己无法躲避的洛贝利亚从腰间抽出一柄匕首向全力进攻疏忽防守的艾莉抛去。

  「电击吗……真是恶趣味呢。」

  洛贝利亚忍着大腿内侧传来的阵阵电流所带来的快感,做好下一波攻势。
  「呼呵呵……带精神毒素的匕首……你也不差嘛。」

  艾莉压着被匕首切开的手臂上的伤口,忍痛道。

  就在这时,艾莉的余光发现了一个头痛的事实。

  茉莉与哈维已经不见了。

  趁着艾莉与洛贝利亚全力交火的时机,夺回了自己一点点意志的茉莉带着哈维逃跑了。

  并没有人追来,或许是艾莉判断了让茉莉带着哈维逃走还有追回的可能性,如果让洛贝利亚再将哈维带回王国的话就再也没机会的缘故吧。

  高浓度的淫毒在她的全身每一寸肌肤上燃烧着,确定了可能就算尽了全部的力量无法带着哈维逃脱后,她在本能的驱使下做出了一个自己也无法理解的决定——用法术吸食来吞掉哈维身上所有的魅药效果。

  而现在,茉莉更是做出了她之前根本无法想象的决定。

  「哈哈哈……不会是对那个少年产生了什么感情了吧?真是令人作呕……区区恶魔就不要模仿人类有什么感情!」

  她凝望着强大的圣骑士无情嘲笑着自己。

  她也深知那两只幼年恶魔的贪婪,如果将哈维交付与她们一定会被占有。不过无所谓,因为茉莉本来这次就没有打算能够回来,把哈维交给小欣和奈奈是最好的选择。

  索留香在自己死亡之后也就没有了关押的价值了吧。

  已经不想再因为自己让任何人不幸了。

  她面对着教会的最高战力,绽放了释然的笑容。

  5。3

  在确认了魅魔并没有按照约定带着哈维来后死一般的静寂里,易普西隆不禁被这一触即发的气氛弄得喘不过气。

  作为皇家精英法师之一的易普西隆的视线穿过前方铜墙铁壁般的几位圣骑士与教会代表了至高的战力三人之中的两人大法师伊扎罗与圣骑士长帕拉丁,最终落在了那位娇小的少女身上。

  虽然依旧保持着坚毅而决绝的眼神,易普西隆却在内心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明明知道那是魔法在他之上的恶魔,残留在易普西隆内心深处的绅士气质依旧令他于心不忍。

  让一个身穿修女服的楚楚可怜的少女面对这样的景象,令他本能的对自己的行为与立场产生了厌恶。

  想到教会最锋利的利剑正对着可怜又柔弱的修女,他就感到一阵讽刺。
  即便明白她是恶魔,易普西隆也无法回避自己的感叹。

  他偷偷的环视着周围的同僚,发现似乎对恶魔产生怜悯之情的人也只有自己。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

  易普西隆很清楚自己的特殊性。虽然皇家法师部队需要大法师或者神官的引荐,可精英法师部队的选拔是百分之百的实力至上主义。即便是他这样的原王国落魄贵族的弃子,只要有足够的魔法天赋与实力,就能进入教皇的直属部队。幼年就与父母断绝关系流放到教会的他的内心并不如身边的这些同僚坚硬,或许是见过了人间的冷暖与那些真正出于善意曾经救济过他的无名英雄们,他对于弱者的惯性般的怜悯使他无法对眼前的娇小玲珑的少女产生太大的恨意。

  这就是外表的作用吗……

  如果是张牙舞爪的怪物的话又会如何呢,自己还会像现在这样对她产生怜悯之情吗?

  「哈哈哈……不会是对那个少年产生了什么感情了吧?真是令人作呕……区区恶魔就不要模仿人类有什么感情!」

  帕拉丁打破了沉默,也让易普西隆猛地清醒了。

  对……她是恶魔,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别被这家伙的外表骗了……我这么做是为了拯救人类!

  「呵呵呵……茉莉小姐……我能听听你拒绝的理由吗?据我所知……你已经把那个少年做成仆从了吧。」

  伊扎罗皱着眉头。

  恶魔依旧不回答,保持着沉默。

  她张开了双臂,嘴角翘起。她笑了,那是易普西隆从未见过的笑容。

  面对命运的英勇与对于死亡的无畏,还有深深的疲惫,是的,易普西隆也有过这样的时刻,他清楚眼前的少女累了。

  她想要结束这一切,用她的生命。

  让易普西隆内心深处被这震慑灵魂的笑容深深的震撼了。

  他吞了一口口水。

  「哈哈哈哈哈哈……」

  帕拉丁不合时宜的放肆的笑容响起。

  茉莉的眼神中出现了疑惑。

  「哈哈哈……实在是很抱歉茉莉小姐……事实上……我们早就预测到了你的行动,我们早就派出了另一批人去先行拿下了哈维丹特。」

  易普西隆看不到伊扎罗的表情。

  「不可能……」

  少女的平和的脸上出现了惊恐。

  「看来似乎茉莉小姐还不愿意接受现实呢……艾尔伦。」

  「是,伊扎罗大人,我们的小队已经在东城区的一间修道院中确实的控制住了哈维丹特与两名幼体恶魔,正赶往此地。」

  少女如同被这句话刺中了心脏一般全身一抖,绝望的抬起头。

  「不……不要……不要!!」

  少女撕心裂肺的叫喊起来,易普西隆于心不忍,将脸别到了一边。

  「很好……很好。如果我没计算错误的话,茉莉小姐,你马上就能见到可怜的仆从了……」

  「不……不……为什么……你……你这个恶魔……」

  少女瘫坐在地上,绝望的凝望着前方无法突破的高墙抽泣着,泪水顺着细嫩的脸颊滑落。

  「噢噢……这可真是讽刺,茉莉小姐,咯咯咯……」

  伊扎罗刺耳的笑了起来,顿了顿。

  「似乎你已经发现了呢,茉莉小姐,你永远也无法避免对你身边的人的伤害,是的……从一开始你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你们这些恶魔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

  崩溃的少女将凄美的面孔埋在了双手中,决堤的泪水从指缝间滴落在修女服上。

  「哈哈哈哈……想象你刚才滑稽的表演,恶魔,真令人作呕啊,啊哈哈哈。」
  别再说了吧。易普西隆皱了皱眉头,觉得一直以来伟大的帕拉丁大人的声音在此刻有些恼人。

  「救我……」

  少女声如细蚊的声音淹没在帕拉丁狂野的笑声之中。

  无论谁都好,救救我……

  身为恶魔的少女在教堂里如此许愿了。

  突然,易普西隆感到心脏停跳了一拍。他清楚这不是由于对于月光下动人心魄的少女的怜悯。

  「啊哈……」

  这是由于某种一闪而过的,剧烈的恐惧所引起的。这种恐惧像滴入清水里的黑墨,迅速的向他全身扩散。

  生物的本能,面对极端危险时的本能开始发挥作用。

  奇怪的是身边的同僚们似乎并没有感觉到,是对于强大的作为纯粹武器的自我的追求让他们逐渐失去了自己作为生物的自己了吗。

  易普西隆擦了擦额头渗出的细小汗珠,那种深刻的冰冷的触感让全身的细胞都在向他发出警告。

  接下来的消息更加印证了他的不安。

  「伊……伊扎罗大人……小队……在距离这里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失去联络了……」

  5。4

  「你说什么?怎么失去联络的?」

  如果是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应该会有求救才对,伊扎罗立即冷静了下来。
  「不……什么都没有……四人在一瞬间全部失去了联络……」

  是讯息的连线被强法术屏蔽了吗?对方应该也是法师部队……

  「是第七狱的人吗?」

  伊扎罗瞬间想到了无数种可能,不过正因为有这么多种可能,伊扎罗才会申请这么多的战力来处理。

  从茉莉也不明所以的表情来看是她的计划概率十分低,但第七狱的力量介入依旧是最有可能的。

  「不……没有侦测到半径100公里的传送门的痕迹……我想应该不是第七狱的人……」

  那是王国的人来抢夺了吗?伊扎罗已经命令了小队在控制住哈维丹特的第一时间就施放追踪术,而且也事先在克拉罗城郊外的一些必经之路上布置了大量静止陷阱。

  「艾尔伦,他们逃到什么地方了?联络龙鹰骑士们尽量把他们……」

  「不……大人……他们……他们没有逃跑……」

  「你说什么?」

  「他们……他们正在带着目标缓慢向教堂接近……已经到门外了……」
  没有逃跑……对方是除了王国与第七狱以外的第三势力?带着哈维丹特目的是为了谈判吗?

  对手目测至少是500人以上的法师混合部队,是克拉罗城的独立宗教吗?对方应该是花了很大代价处理了我方前去控制哈维丹特的小队……认为那支小队已经是我们的主要战力了吗?

  呵呵呵……简直愚蠢至极。

  对手应该一旦进来就会知道自己选择谈判是多么愚蠢,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从来就没有谈判。

  「帕拉丁大人,似乎有些计划外老鼠钻了进来。」

  伊扎罗自信的笑了。

  「不用说我也知道,圣骑士们!准备迎击!」

  帕拉丁带领圣骑士团的几名精锐上前一步。

  「艾尔伦,失去联络的小队有消息吗?」

  如果是谈判,对方应该会留下一个活口才对。

  「没有……大人……对方……对方的人数似乎极少。」

  一人之力击杀了由精英法师部队与圣骑士组成的小队吗?不可能,这不对劲。这情况太过诡异,不正常……有什么地方很奇怪……

  恐惧。

  伊扎罗吞了口口水,从门后那个依稀可见的朦胧阴影中,感受到了作为生物本能的恐惧。

  教堂的重门像是被某种东西冲散了一样,像细沙一样轰然崩塌。

  是第七狱领主之一,最为凶残的阿普勒斯。

  果然是第七狱不会拱手相让的……但我们已经做好了面对大领主级别的准备了。

  所有人立即进入了战斗状态。易普西隆也对自己释放了英勇之心,以防止自己由于恐惧而无法动弹。

  「阿普勒斯……」

  等等……不对劲,样子有些奇怪。

  还没等众人反应,大领主阿普勒斯就轰然倒下了,流出了深绿色的血,那是恶魔的血。

  随后整个尸体被切割成了两半,一个人影从这巨大的恶魔之中走进教堂。
  阿普勒斯……被杀了?这不可能。

  人们还没有来得及对这不可能的景象做出是否是对方的幻术的判断,就被眼前的存在彻底的扼住了喉咙。

  一种令人窒息的黑色在扩散。

  漆黑的人影。

  那到底是什么?

  语言无法形容,没有任何一种已知概念能够与之重合。

  只要看一眼就会感到冰冷入骨的恐惧。

  不可理解,难以名状的生物在向他们逼近。

  怪物,纯粹的怪物。

  耳鸣。

  漆黑的阴霾如同迷雾一般萦绕在这个生物的表皮。

  深深的染透了空间一般的,纯粹的黑色在诡异的黑雾之中勾勒出了人类的形状。

  诡异。

  行走的姿势十分的扭曲,像是拖动着自己多余的身体。

  从之中泄漏出浓郁到令人绝望的魔法,深刻的窒息感死死的掐住了易普西隆的喉咙。

  死寂。

  除了身后传来的魔法探测器超过限度后的碎裂的声音外,教堂内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在纯粹的恐惧之下教会的最强战力们甚至连发声都做不到。

  发着血红色的暗光的双目似乎在凝视着在怪物正前方的少女。

  这样的想法似乎也是易普西隆的一厢情愿,因为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这没有面孔的怪物会与人类一样具有感情,这本身就是一种愚昧。就像蚂蚁一厢情愿的认为强大的人类也会用触角交流一样那样。

  这样的死寂持续了多久?易普西隆不知道,时间似乎也在这个怪物的周围扭曲了。

  「伊……伊扎罗……大人……」

  第一个开口的是艾尔伦,他小心翼翼的颤抖着嘴唇令所有人的神经一颤,生怕触动了面前的怪物。

  伊扎罗没有回答,也没有任何反应。

  「伊扎罗!现在该怎么办?要和这个战斗吗?」

  圣骑士长帕拉丁握紧长剑「刺目的叹歌」,头也不回的吼道。

  怪物走过麻木的少女的身边。虽然走路的姿势像是不协调的僵尸一般十分的扭曲,却是一步一步的逼近伊扎罗等人。

  少女抬起满脸泪痕的脸,懵懂的看着怪物。

  伊扎罗依旧没有反应,从易普西隆这边也看不到他的表情。

  「法师部队后退!所有圣骑士准备攻击!」

  帕拉丁难得的慌乱了,但没人会嘲笑他,似乎在与这种怪物如此近的距离之下还能保持战意本身就令人钦佩。

  「怪物!」

  帕拉丁以及圣骑士的精锐怒吼着挥出长剑,却在触碰到之前就如同断线的木偶一般倒下了。

  全场哗然。

  教会最强的圣骑士以及他亲自挑选的精锐在一瞬间全部死亡,众人甚至连怪物到底做了什么都不知道。

  易普西隆只知道一种能够用意志剥夺凡人生命的存在,那就是神明。

  沉默,世界再次开始变得无声。

  耳鸣在加剧,意识在飘散。

  「我们的神……是你吗……」

  艾尔伦像失神一般小声念叨着,瘫倒在地。

  「呕噢噢……」

  伊扎罗扑通一声跪倒,不断的呕吐着胃酸。

  「啊啊啊啊啊!不要过来!」

  法师部队在确定了眼前一幕的确不是幻象之后孤注一掷的进行了最大限度的攻击,短暂的施法吟唱后几十发奥术飞弹呼啸着撞向眼前的怪物。

  易普西隆并没有施法,而是无法控制的向后退去。

  「住手……不……咳咳咳……」

  奥术飞弹甚至还没有撞到怪物的本体上就被它无意识的不断喷涌的法力所冲散了。教皇的直属部队的能够轻易杀死龙的魔法轰炸甚至无法令他停下脚步。
  伊扎罗回过头,易普西隆从来没有见过这位至高的大法师露出这样的表情。
  如孩童般的,面对恐惧的神情。

  「不……各位……快跑啊!快逃啊……咳咳咳……不要……不要和它战斗……孩子们……都给我逃啊!」

  伊扎罗像孩子一样哭喊着。

  「快跑啊!!」

  伊扎罗撕心裂肺的大吼道,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难以名状的漆黑的怪物轻轻举起了手臂——蔓延着黑雾的管状物体。

  紧接着,一束笔直的,毫无技艺可言的纯粹的魔法喷涌吞噬了一切。

  5。5

  「哈维……」

  嗯?

  隐约之中,我听到有人,不,有某种东西在呼唤我的名字。

  一种类似于电磁波的诡异叫声,就像在笨拙的模仿着人类语言的那样。
  我深吸一口气,猛地睁开了双眼。

  四周是一望无垠的安详的淡绿色的水面。

  水很浅,也很清澈,清凉的触感令人十分的舒服。

  涟漪轻轻的向四周扩散,摇曳着静谧的镜面,水波纹向一望无垠的远方扩散而去。

  这份浩瀚的无尽让人本能的感到不安。

  这是梦。

  已经无数次的梦到过这个场景的我很快断定了。

  我又失去意识了吗。

  我茫然抬起头,纯粹的天空,纯粹到让人怀疑的飘着几片像被撕碎的棉花糖一样湛蓝天空。

  我赤脚站在水中,阵阵涟漪不断的扩散向无尽的地平线。

  明亮的世界,光明的世界,无尽的世界。

  「哈维……」

  我猛地转过身,找到了那个声源。

  一个难以形容的人形怪物。

  一团诡异的、与四周的环境格格不入的奇怪黑色阴影。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我虽然吃了一惊,却并没有感觉到这个奇怪的生物对我存在任何敌意。
  它两只手臂正在以一种非常诡异的形式不断地挥动,行为极端的怪异,仿佛根本就不可被理解。

  猛然间,毫无预兆的,一个抽泣声响彻了整个世界,整个巨大宝石般的水面开始不安分的波动。这个声音我很熟悉,是茉莉·艾德勒的声音,是我的主人的声音。

  这凄美的抽泣声令我十分心疼,愤怒如同像是被注射器注射到血管的那样迅速充斥了我的身体。

  她为什么在哭?

  我不知道。

  我不清楚。

  像是要阻止我思考的那样,头部开始传来剧痛。

  愤怒!无可言语的愤怒!

  紧接着,那个纯净声音,为整个梦境世界的终结做出了最后的结语。

  「救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