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人间正道时沧桑](1-23)
[人间正道时沧桑](1-23)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在线AV极品无码 AV无码免费播放]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人间正道时沧桑 
 字数:88314字
 TXT包: 人间正道时沧桑.rar (74.89 KB)
 人间正道时沧桑.rar (74.89 KB)
下载次数: 191



 
                                  1- 5 
                 (一)     
 
      许少青一边不停地敲打着键盘,一边时不时的回过头,看着电视里正在转播 的英超比赛。阿仙奴有进一球,三比零,看来是赢定了。许少青逐放下心来,专 心和眼前这位叫梦寐星河的女人聊天。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是死党顾军。
 
    「喂,少青,结果怎么样?」顾军的语气有些急促。
 
    「别紧张,三比零,赢定了。」许少青知道他在问什么。
 
    电话那头,只听顾军长长舒了一口气,道:「他妈的你小子狗运不错,连赢 了两个星期,和你合伙,包赚不赔。」
 
    「还可以吧!只不过是十来万的进帐。」许少青淡淡的说道。
 
    「呵呵,你小子胃口倒挺大的。怎么样,明晚去老玫那里松松筋骨,最近她 哪里来了些新鲜货色,介绍给你认识。」
 
    「再说了。」许少青眉头不由一皱,这个顾军一高兴就容易得意忘形起来, 「今晚你是不是值班?」
 
    「谁说不是。」顾军的语气带有些许无奈,「今天是周末,办公室里就我一 个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怎么样,要不要过来玩玩。」
 
    「去你的,你们公安局有什么好玩的。」
 
    「怎么没有,最近严打,局里抓进来不少小姐,现在还关着。你要是过来, 我去提几个来陪你乐乐。我跟你说,少青,这次进来的小姐真他妈不错,模样清 纯,身材火辣,要不是被捉奸在床,谁他妈想到是卖逼的。我当时一看,下面就 翘了起来……」
 
    「够了,你有完没完,就这样。」
 
    「喂,喂,少青,少青……
 
    许少青没再理他,直接把手机关了。
 
    这个顾军,已经好色到不可救药的地步。虽然自己也并非清心寡欲之人,但 比起他来,真是自叹不如。许少青顿时有种交友不慎的感觉。不过他也没多想, 现在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梦寐星河的身上。现在还不到11点,如果聊的好,去 开房也说不定呢。
 
    可是,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现在会是谁来找他呢?不可能是父母,周末他们通常在家休息。也不可能是 振伟,那个贱人和他新泡到的女大学生去海南旅游了。那会是谁呢?
 
    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一直响个不停。
 
    「该死。」许少青咒骂了一句,只好去开门。打开门一看,只见一位身着白 色职业套装的女子站在他的面前,正笑盈盈地看着他。
 
    「文慧。」竟然是她。
 
    「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哦,好,好的。」许少青对自己一时的不知所措感到有些困惑,为什么对 眼前的这个女人总有些无所适从的感觉。
 
    「这里一点都没变,和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模一样。」文慧环顾房间四周, 似乎有感而发。
 
    「没变吗?不见得吧!」许少青觉得自己变了,至少对文慧的感觉变了,以 前见到她的时候心中总是冲动,想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极尽缠绵,可是现在,一 点这样的念头也没有。
 
    「对,是变了。」文慧看着自己手上戴的结婚戒指,又看了看许少青的脸。 
    「对不起,少青,真的对不起。」文慧一下子扑到许少青的怀里,哭了起来 

 
    没想到文慧会会错他的意思,令许少青有些哭笑不得,还以为自己对她念念 不忘吗?只是见她哭得伤心,又不忍心推开她。
 
    「少青,对不起,我不该那样对你的,可我也是没办法。」
 
    「好了,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就别再提它了。」许少青不动声色的轻轻 推开文慧。「怎么样,他对你好吗?」
 
    文慧叹了一口,不知道该怎么说。
 
    许少青默默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还记得他们第一次相遇是在网上。不知 是什么原因,两人显得非常投缘,不知不觉聊了一个通宵,并相约第二天见面。 
    令他没想到的是,文慧竟然是个看上一眼就不愿放开的大美女。在见面的整 个过程里,他就象一个傻瓜一直注视着她的脸,他知道他被她所征服。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经常见面,一般都在晚上,吃饭或看电影。文慧也不 拒绝许少青所表示出来的亲密,可每当到最后一步,文慧总是用各种理由搪塞。 
    「不行,我今天不方便。」
 
    「我不喜欢去宾馆。」
 
    反正就是不愿意和他上床。
 
    这令许少青感到很沮丧,最后他终于把文慧带会自己的家,以前他都不会这 样做。
 
    可当他们裸裎相对,许少青挺着自己的老二就要插进去的时候,却被文慧一 把推开。
 
    「不行,我不可以这样。」
 
    「为什么,难道你不喜欢我吗?」许少青有点不能理解她的举动。后来,许 少青才弄明白,原来文慧已经有了男朋友,而且他是市里某个头头的公子。那个 人要求文慧在结婚之前必须是处女,否则就取消婚约。
 
    「对不起,少青,我不能和你上床。」
 
    就这样,两人分手了。令许少青想不到的是,文慧还会来找他,他们不是已 经结束了吗?
 
    「少青,吻我。」不知什么时候,文慧的嘴已经凑到面前,没等许少青反应 过来,两片柔软的嘴唇已压在他的上面。
 
    在一阵激烈的亲吻后,文慧拉着许少青走到床边。「少青,今晚,我把什么 都给你。」说着开始解自己上衣的衣扣。
 
                               (二)
 
    许少青按住文慧的手道:「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怎么了,少青,你不是一直都想得到我的吗?」
 
    「那是以前,可现在你已经结婚了。」文慧不由一笑,她亲了一下许少青的 脸道:「小傻瓜,就是因为结婚了才能给你呀,这样以后不管和你做多少次我老 公都不会发觉的。」
 
    许少青怔怔地看着文慧。仿佛从来就不认识她。
 
    「怎么了,少青,快点呀!」文慧一边催促他一边开始脱衣服。脱掉白色的 上衣,里面是一件黑色的紧身束胸,映衬着文慧雪白的肌肤,格外的诱人,而束 胸紧紧裹住的一对秀挺的乳房,呈现出深深的乳沟,呼之欲出。令许少青一瞬间 就产生生理反应。
 
    但是此时占据许少青思绪的不是欲念,而是一种愤怒,一种被轻贱的愤怒。 
    这个女人到底把自己当什么人了,是不是那些整天跟在富婆的后面,招之及 来,挥之及去,靠着下半身过日子的男人呢?亏得自己还把她当作仙子一样憧憬 
,原来是个婊子。哼!既然你不仁,也别怪我不义。
 
    这时文慧脱掉了最后的内裤,完全赤裸地站在许少青面前。
 
    尽管许少青怒满心间,但是不得不承认,眼前的文慧确实美呆了:精致的脸 庞,仿若秋水一般的眼眸,挺鼻薄唇,一对雪白的乳房虽然不是很大,却非常饱 满,是很少见的粽子型的,粉红小巧的乳头微微上翘,修长的双腿之间,覆盖着 一簇阴毛,乌黑发亮,很是诱人。这真是上天的杰作。
 
    许少青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少青,快呀,还等什么。」文慧已倒在床上,腻声道。
 
    「是呀,我还在犹豫什么,虽然她已经结婚,但却是她自己犯贱送上门,我 还和她客气什么,不操个痛快,她还以为我不行呢?」许少青三两下就脱光了自 己的衣服,健壮的身体和古铜色的皮肤透露出魄人的阳刚,使文慧投来迷醉的眼 神。
 
    许少青没有立即扑上去,而是把文慧一把拉了起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 支巨大的阴茎已抵住她如玫瑰花瓣的嘴唇。
 
    「帮我口交,让我先热热身。」说着,就顶开文慧的贝齿,插了进来。 
    坚硬的阴茎一下子就顶到文慧的喉咙,引起她强烈的呕吐感「少、少青…… 
    咳……咳……」文慧的声音含糊不清,并且脸带痛楚。
 
    许少青根本没在意文慧的痛苦的表情,此时他只想尽情的发泄心中的愤怒。 
    他双手捧着文慧的脸,固定住,不让她移动,然后奋力摆动着自己的腰,把 文慧的嘴当做阴道快速抽插起来。
 
    「少……少青,咳……咳……慢一点,我受不了了……」文慧呜咽着,眼泪 扑簌簌的掉下来。阴茎每次都插到喉咙,她感到好难过,一边拼命的去掰许少青 的手,一边不停地垂打着他,希望他停下来,但她的力气抵不过许少青,只能徒 劳的挣扎。
 
    大约抽插了百余下,文慧的嘴已经快要含不住许少青的阴茎了。每次随着阴 茎的抽动,便有大量的口水溅溢出来,沾湿了许少青的阴毛。渐渐的许少青的动 作慢下来,而文慧也适应过来,不再是机械地用嘴唇去含,有时会用牙齿轻轻的 啃咬龟头,有时则用舌尖舔拭马眼。
 
    阵阵快感涌上许少青的心头,想不到文慧的嘴功这么好,他一边轻抚着文慧 的长发,一边则不停抓捏着她那对秀挺的乳房,由衷赞叹道。
 
    终于许少青感到要射了,他的手移到文慧的后脑勺,把她的头按向自己的胯 部,是文慧整个脸都深埋在许少青的阴毛之间,而阴茎已经插到喉咙的最深处, 顶端的龟头似乎进入了食道,因为他另一只手正抚模着文慧细长的脖子,感觉竟 然粗了不少。
 
    「一、二、三」许少青奋力向前一顶,伴随着文慧一声含含糊糊的叫喊,一 股灼热的黏液从马眼迸射出来,进入了她的食道。文慧挣脱不开许少青的钳制, 只得把他射出来的精液悉数咽下去。此时,许少青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文慧的颈部 在不停的蠕动。
 
    曾经自己苦苦追求宛如仙子般文慧,如今只配在自己的胯下被迫喝下他的精 液,这份成就感真是难用语言描绘,想到此处,许少青不由大笑起来。
 
    这就算是一插泯恩仇吧。
 
    许少青抽出已经变软的阴茎,发现文慧的嘴角流出一些精液,于是递上一张 纸巾。文慧没理他,而是用手指轻轻擦去。
 
    「怎么,生气了?」
 
    「你好粗暴,喉咙差点被你插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文慧狠狠白了许 少青一眼,她的嗓音里有种难掩的嘶哑。
 
    「好了,是我不对,刚才太激动了,所以……别生气好吗?」
 
    「我要走了。」文慧下了床,捡起地上的衣服说道。谁知许少青一把抓过衣 服扔到更远的地方,还没等文慧反应过来,就被压回到床上。
 
    「好了,文慧,别再生气了,我已经道过歉了,再说刚才只是餐前小点,你 不会没吃正餐就走吧?」
 
    「可是刚刚你真的好粗暴,弄的我好痛。」
 
    「好了,都过去了,现在开始会让你舒服的。」
 
    说着,许少青一手抓住文慧的一只乳房,把头凑上前去,先用舌头舔了一舔 小巧的乳头。文慧立时就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刺激袭向胸部。许少青咬住乳头,不 停拉拨着,时而重,时而轻,并用牙齿不断地摩擦着乳头上的薄皮,而另一只手 也没有空下来,不停搓揉着文慧的另一只乳房,把它挤压成各种形状,很快文慧 的乳头便硬了起来。
 
    「好舒服。」文慧不禁沉吟道,一双手也不知不觉加入到玩弄自己的乳房的 行列中。
 
    渐渐的,文慧的皮肤变得有些绯红起来,口中也断断续续哼出一些呻吟声。 
    许少青知道她已经感到快感了。他把手伸到文慧的双腿之间,在抚过一片茂 盛的水草,没有任何的预兆下,两根手指突然插进了她的阴道。
 
    「啊!」突然而来的刺激使文慧不禁大叫一声,身体猛地向上一挺。许少青 并没有快速的抽动,现在的阴道里还有点干涩,他不停地用指尖去摩擦阴道的肉 壁,同时大拇指则拨开阴核顶在细如米粒的阴蒂,用指甲轻轻的刮动,而小指也 没停着,不断去刺激文慧的会阴,这里属于神经末梢,很是敏感,稍微的刺激就 会有巨大的反映。
 
    果然不一会,文慧的眼神就迷离起来,眼角甚至噙着泪水,「哦……啊…… 
    噢……呜……」文慧的口中不断发出呻吟,并且夹带着哭泣声。许少青仅用 一只手就掌控住她的下体,上中下三个敏感点同时刺激,也难怪她承受不住。 
    文慧的阴道渐渐湿润起来,许少青知道前戏做的差不多了,现在才是真正开 始。他把文慧拉到床沿,分开她的双腿,一手握住她的纤腰,一手握住自己已经 勃起的阴茎抵在她阴道口,用力向前一顶,巨大的龟头推开柔软的肉门一下子插 了进去,温热湿润的肉壁紧紧裹住阴茎,舒服得许少青长长叹了一口气。或许是 太大得缘故,文慧不由皱起美丽的眉头。
 
    阴茎在紧缩的阴道里来回的冲刺着,伴随着强烈的快感使文慧的呼吸开始不 规则,她感到大脑已经麻痹了,无法思考,只能本能的去接受许少青带给她的刺 激。
 
    「哦……好爽……呜……好舒服……再来……」文慧双手不停搓揉早已发硬 的乳头和乳房。
 
    看着文慧淫荡的反应,许少青似乎更来劲了,他不断变换着抽插的频率,时 而快,时而慢,有时会一插到底,有时则是浅尝及止,一边抽动,一边还不停地 去刺激文慧的阴蒂的。
 
    双重的刺激下,使文慧几乎要发疯了,她抛开了平时的矜持,大声呻吟起来 「好,就这样,少青,用你的大鸡巴狠很的插我,不要停,用力插,插烂她,好 爽,少青,你真厉害,我要离婚,我要和你在一起,让你的大鸡巴天天插我的小 穴……」
 
    没想到一向温柔典雅的文慧也会说出如此粗俗的话,许少青好笑之余再无顾 及,就让她淫荡的彻底吧。他把文慧的双腿高举过头,全身都压了下来,这样使 阴茎可以插的更深,几乎可以触及到子宫壁,同时他用力的搓揉文慧的乳房,一 对雪白的乳房已留下不少红色的指印。
 
    「我不行了,我要疯了……」文慧不停地扭动着自己的屁股,身体用力向上 挺着。许少青知道这是高潮来时的症状,他开足马力,进入最后的冲刺,他把鸡 巴插到最深处,大量的精液不断射入文慧的体内。两人几乎同时达到高潮。
 
    终于,一切归于平静。文慧软绵绵地躺在床上,连动一下的力气也没有了。 
    但身体却在微微颤抖,似乎在回味着做爱后强烈的余韵。
 
                                 (三) 
**********************************   
   写在前面的话:
 
    关于小说的题目,并非是笔者弄错,是故意这么写的。
 
    人间正道是沧桑——这是我们伟大领袖的诗句,被笔者用来当情色小说的题 目实在不恰当,对领袖也是一种不敬,所以就稍微修改了一下。其实原诗的意思 和笔者在这篇小说里所要表达的含义并不相同,所以请大家不必太过在意。
 
    这篇小说只是供大家闲暇的时候娱乐一下,再加上笔者才疏学浅,难免有失 偏颇,请大家尽量包涵。谢谢大家,您的支持是笔者创作的最大的动力。
 
    非常感谢为文章排版的人,其实笔者在写的时候已经自己排过了,可为什么 贴上去的时候会乱掉,笔者自己也不知道。笔者用的是视窗自带的写字板。
 
*********************************** 
  许少青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激情之后的疲惫使他睡意朦胧。文慧 
则趴在他的身上,不停地用舌头舔着他的胸膛,又时不时的扭动身躯,用乳房摩 
擦着他的小腹。
 
    「文慧,已很晚了,你该回去了。」许少青的语气很平淡,不带任何感情。 
    「今晚,让我留下来陪你好吗?」文慧一边说一边吮吸着他的乳头。
 
    「可你老公会怎么说?」
 
    「他不会来管我的。他已经有三天没回家了。」文慧毫不在意的说道。 
    「原来如此。」许少青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他觉得好累,不久便沉沉睡去。 
    清晨时分,窗外曦光微亮。
 
    许少青轻轻移开压在他身上的文慧,把她搬到一边,悄悄下床,又为她盖好 被子。文慧的睡姿好美,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帘上,微微颤动,仿若玫瑰花瓣的 嘴唇吐着入兰的气息,没有盖好的被子露出了半个乳房,上面还有昨晚激情时遗 留的指印。她的神情是多么的安详平和,犹如海棠春睡般。
 
    此时的文慧是如此的娴静秀美,和昨晚的淫荡表现判若两人,这真是让许少 青又爱又恨。
 
    算了,不多想了。许少青走出卧室没,把门带上。他来到书房,发现电脑竟 然开着。对了,昨天文慧来的时候,他正在上网聊天。不声不响的离开,不知道 那个叫梦寐星河的女人会说些什么。
 
    「怎么不说话?」
 
    「在吗?」
 
    「你在吗?」
 
    「是不是有事情?」
 
    「如果有事情,那我先下了,以后再聊吧。」
 
    「88。」
 
    看来她没有生气,许少青在QQ在上面给她留了几句话,随即把电脑关了。 
    在梳洗一番后许少青来到厨房,先泡了一壶上好的碧螺春,然后准备早餐。 
    早餐很简单,火腿三明治。他现在不用上班,但早餐还是必不可少的。有时 通宵看足球,也是吃完早餐才睡觉的。
 
    做好两份早餐,许少青去卧室叫文慧起床。文慧说先要洗个澡,裹着一条毯 子就进了浴室。
 
    「少青,洗澡用哪条毛巾?」
 
    「蓝色的。」
 
    坐在厨房的饭桌旁,许少青端起茶杯,轻泯了一口茶水,然后细细品味茶叶 的醇香。他一直都很喜欢喝茶,略微的苦味中带着一股清香,比咖啡好喝多了。 
    记得顾军也不喜欢喝咖啡,曾说:「那是什么鸟东西,比女人的淫水还难喝 
,要我选择,宁愿喝女人的淫水,那还比较解渴。」想到这里,许少青不由笑了 
,这个顾军,句句话离不开女人。
 
    许少青望了望窗外,外面阳光明媚,看来是个好天气。今天是星期天,除了 顾军,堂妹许萍应该也会来他这里吧。一想到许萍,许少青顿时感到一阵温馨, 记得当初他要辞职的时候,全家人都反对,只有许萍坚定地站在他这一边。唉! 
    不经意之间,许少青又想起了那件事,虽然已经过去三年,可每次回想起来 的时候,总是倍感悔恨。
 
    正当许少青陷入沉思的时候,没有发觉房门被打开了,冲进来一个人。 
    「啊,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浴室了传来文慧的尖叫声。许少青一听知道出事了,连忙奔向浴室。该死, 那个家伙怎么今天这么早就来了。许少青来到浴室,看见文慧全身裹在浴巾里, 双手紧紧抱住自己,头发上还残留着未洗干净的泡沫。她惊愕地看着身旁,只见 一位身着警服的男人正对着抽水马桶拉开裤子撒尿。
 
    那个男人听见背后有脚步声,回头一望,「噢,少青,不好意思,憋了一肚 子尿,来不及敲门只好直接进来了。」他就是顾军。
 
    「你快出去呀!」文慧才回过神来,叫道。
 
    「你叫个啥,等我拉完就走。」顾军故意把尿撒到水里,唏哩哗啦发出很响 的声音,窘得文慧脸涨的通红,把头别到一边。
 
    「喂,好了。」顾军终于撒完尿,并示威似的朝文慧用力抖了抖,才把阴茎 塞到裤子里去,拉上拉链,走出浴室。
 
    许少青已经见怪不怪了,他了解顾军的为人,所以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在离 开之前把浴室的门关好。随即从浴室里传来巨大的抽水声。
 
    回到厨房,看见顾军已坐在那里,毫不客气地拿起桌上的三明治吃了起来。 
    「今天怎么这么早?」许少青也坐了下来。
 
    「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小张,就搭他的顺风车过来了。」顾军两三口就把三 明治报销了,又径自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唉!吃饱喝足,爽。」顾 军咂咂嘴,又拿了一根牙签塞进嘴里,剔起牙来。
 
    许少青看着顾军,眼前的这个男人一脸痞像,全身上下没半点警察的风骨, 比流氓还象流氓,却穿着一身笔挺的警服,这是什么世道呀!
 
    「看着我干什么,是不是觉得我又玉树临风了不少呀!」顾军张着大嘴巴, 一边剔牙,一边眯起眼睛,好象很享受似的。
 
    许少青没理他,自顾自的喝茶。
 
    「喏。」顾军剔完牙,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扔给许少青,「你该把备用钥 匙放在更安全的地方。」
 
    「放心,我以后会放在你找不到的地方。」
 
    「对了,刚才的小姐不错呀!哪找来了,价格不低吧!想不到你许少青也会 带小姐回家呀!你去问问她,愿不愿意再加个早班。」
 
    「去你的,她是我朋友,不是你想的那样。」要是在从前,听见顾军这样说 文慧,许少青早就翻脸了,可现在他却一点生气的念头也没有。
 
    「嚯,朋友,有哪种朋友清晨会跑到别人家洗澡的,朋友。许大哥,你就别 否认了。说谎也要想想合不合理,别人会不会相信。昨晚打了几炮呀?」
 
    许少青知道没法和他说清楚,这个顾军太喜欢胡搅蛮缠,所以干脆来了个沉 默以对,让他自己说去。
 
    「少青。」这时文慧来到厨房,她已穿戴整齐,并化了淡淡的妆,依然风姿 绰约,「我走了。」
 
    「这么快就走呀?怎么不多留会。」顾军说道。
 
    文慧假装没有听见,不理他。
 
    「我送你出去。」许少青站起身来,送文慧到门口。
 
    「就送到这里吧!」文慧上前吻了一下许少青道:「过几天我再来看你,好 吗?」
 
    「到时候再说吧!看我在不在家。」
 
    「那好吧,我走了。88。」说着,文慧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四)
 
**********************************
   写在前面的话:
 
    第三节没什么H情节,没办法,没有新的女主角出现,至于文慧就留在以后 慢慢的调教吧!在这里先透露一下,这篇小说会出现许多女性角色,是否都会和 主角发生关系,笔者不敢打保票,到时候大家看了就知道了。
 
    说到男主角的性格问题,因为故事刚刚展开,所以笔者还没有花大力气去勾 勒出他的性格,以后会顺着故事的发展大家会慢慢了解他的性格,希望大家喜欢 他吧!还有一点说明一下,许少青虽然是第一男主角,却不是唯一的,以后笔者 会陆续推出别的男主角,比如顾军,笔者会让他的戏份多一些的。 
      
 ***********************************   「少青,你从哪里找到这种绝品的,只看一眼就想上了。昨晚一定爽歪歪了 
吧!」看来顾军真的准备刨根问底,追问下去。
 
    许少青没有说话,而是打量了他一番,「我真是很奇怪。」
 
    「怎么了。」
 
    「你爸妈可都是老实人,你爸以前还是劳动模范,怎么会生出你这样不要脸 的家伙。」
 
    「我怎么不要脸了。」
 
    「整天追着女人的屁股还敢说要脸。我说顾军,你要是把这心思花在工作上 
,早就当局长了。」
 
    「你以为我不想升官?」顾军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中华,扔了一根给许少青, 自己也点了一根,深深吸了一口。
 
    「想有什么用?想就要去做。」许少青也把烟点上,吸了一口。
 
    「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怎么回事。」
 
    「你也知道,我所属的宣传处是个十足的清水衙门,除了发一些宣传单,通 缉令,平时啥事也没有。有职无权,连配枪也没有,除了仗着这身警察皮吓唬吓 唬小老百姓,去打炮的时候给你打个折,屁用也没有。」
 
    「那就调职。」
 
    「我是想呀,可没有关系,动都别想动,我那里还有人抢着想进来。」 
    「送些钱怎么样。」
 
    顾军摇摇头,「现在当警察的哪个缺钱了,就是没钱也可以想办法弄钱。」 
    「那就没有别的办法。」许少青朝放在桌上的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
 
    「有,而且很快。」
 
    「是什么?」
 
    「抓人。」
 
    「抓人?」
 
    「少青,你看这个。」顾军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纸递给许少青。 
    许少青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公安部第001号通缉令……」
 
    原来是张通缉令,许少青看了看上面的照片,「咦?」
 
    「怎么你见过他。」顾军不由心中一紧张。
 
    「哦,没有,只是觉得这家伙和你长的挺象。」
 
    「戳拿娘额逼(上海人骂的最多的粗话,翻译成国语就是操你妈的逼,不知 有多少人可以看懂),我比这王八蛋帅多了。」顾军才知道许少青在作弄他。 
    许少青接着往下看:吴爽银,男,37岁,四川卢州人,于2000年5月 13日劫持运钞车一辆,杀害运钞工作人员四名,劫走现金人民币68万余元… 

 
    下面罗列的案件有十几起之多。
 
    「这个王八蛋,人称西南杀人王,那边十岁以下的小孩听见他名字没有不吓 得尿裤子的。听说他已经杀了二十来个。」
 
    许少青一听,不由吃了一惊,但他知道顾军素来喜欢夸张,「二十几个,吓 唬人的吧!」
 
    「怎么会,这小子是特种兵出身,手段很是了得,一拳能打死一头牛,一头 牛呀。」顾军的语气听起来象在唱戏。
 
    「得了,越说越悬乎。」
 
    「少青你别不信,四川公安厅那边派了大队人马去抓他,不仅被他杀个人仰 马翻,挂了八个人,还有一名女警给劫了去,你猜怎么着。」顾军把头凑上来, 样子很神秘。
 
    「怎么着了?」许少青丝毫不为所动,他知道这家伙下面肯定没什么好话。 
    「不仅被操的神经错乱,连下面的逼也被割了下来,逼着女警自己把自己的 逼吃下去,你说这王八蛋损不损。」
 
    「去你的,胡说八道,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
 
    顾军知道骗不了他,「前面肯定是千真万确,后面是我猜的,不过也八九不 离十。」
 
    许少青把通缉令还给顾军,「你给我看这个干什么。」
 
    「你看看最下面一行。」
 
    「什么?这个吗?凡能提供确切线索或协助抓捕此要犯者,奖励人民币一百 万元……含税。」许少青读到最后两个字,不由皱了皱眉头。
 
    「上头说了,抓到吴爽银的,立刻官升三级,现在整个公安局都在摩拳擦掌 
。」
 
    「那家伙在四川,你是鞭长莫及。」
 
    「少青,你还不知道,据可靠消息,那家伙已经流窜到上海来了。」
 
    「那你的机会来了,不过你那么怕死,估计没什么希望。」
 
    「谁说不是,放你妈的屁,谁说我怕死了。」顾军这才发觉许少青在损他, 「为了这个吴爽银,我们局成立了专案组,由我们宋局长亲自担任组长,他也是 个厉害角色,记得几年前震惊上海滩的午夜敲头魔就是被他抓住的,你想如果连 他都抓不住吴爽银,我怎么会有机会呢?」
 
    「那你还说什么废话,乖乖呆在宣传处得了。」许少青把通缉令扔给顾军。 
    「唉,谁让我妈生我的时候,没把胆和我一起生下来。」顾军喃喃道。 
    许少青没听清顾军说什么,只见他脸色似乎有些不快。「要不在你说的那位 宋局长身上想想办法,只要能调个好地方,出个二,三十万也没问题。」
 
    「绝对不可能。」
 
    「哦,为什么?」许少青有些好奇。
 
    「宋局长和那些只会养小蜜,打击异己,想着法子捞钱的国家干部不一样, 他是干了四十年的老公安,是真正的好警察,清正廉洁,刚正不阿。别说给他送 钱,就是给他送些水果糕点什么的也绝对会被他退回来,已有好多人碰钉子了, 想走他的门路根本行不通。」
 
    「话虽如此,但每个人都是有弱点的,就算他自己无懈可击,但他家人呢, 也不会没弱点吧!」
 
    「听说他夫人早去世了,只有一个女儿,还在读大学,其他情况就不知道了 
。」
 
    许少青点点头,若有所思,「这件事先放着,再想想有别的办法没有。你们 局也不只有他一个局长。」
 
    「还有两个副的,比宋局长差太多了,不过只要他不点头,其他两位说再多 话也没用。」说到这里,顾军不由打了一个打哈欠,「少青,我去睡一觉,昨晚 值班太累了。」
 
    「那你去小房间睡。」
 
    「为什么,你那张床又大又软,睡起来特舒服。」
 
    许少青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大房间现在很乱。」
 
    「是不是床单现在还湿嗒嗒的。」顾军的眼中满是嘲弄的神色。
 
    「多事,睡你的去。」
 
    「好累。」顾军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去小房间睡觉了。
 
    许少青也站起来,稍微收拾了一下后,就到客厅看起了电视。或许不是黄金 时段,没什么好节目,他连换了好几个频道,都不能吸引他看下去。看看墙上的 挂钟,十点一刻,许萍快要来了吧!
 
    果然,门铃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许少青跑去开门。只见一个非常漂亮的女 孩子站在门口,「哥!」女孩轻轻叫了一声,白皙的脸上泛起一阵红晕。
 
                  (五)
 
**********************************     
   写在前面的话:前两天是圣诞,所以笔者稍微偷懒了一下,现在继续,希望 
大家可以一如既往支持笔者。
 
**********************************   
  这个女孩就是许少青的堂妹许萍。
 
    许少青一手接过许萍肩上的背包,一手挽住她的纤腰把她迎了进来。
 
    两人坐在客厅的谢谢上。
 
    「累吗?」许少青递过来一张纸巾。
 
    「还好。」许萍接过擦了擦并没有出汗的脸。
 
    「我去拿点喝的。」
 
    「不用了,我不渴。」虽然许萍这么说,但许少青还是去拿了一罐冰红茶, 插上吸管递给她。许萍双手捧着冰红茶慢慢喝着。由于脸颊的牵动,在嘴角处现 出一个小酒窝,很是可爱。
 
    「最近学习忙吗?」许少青点了一根烟,一边吸着一边注视着许萍的侧脸。 
    「嗯。」许萍点点头,从耳际旁散落下来几缕头发,遮去了她的半边脸。 
    许少青很自然的伸手帮她把头发捋到耳后,但当手指不经意碰触到许萍的脸 颊时,却感觉她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
 
    许萍还不容易把冰红茶喝光,把空的依拉罐放回到她面前的茶几上。
 
    「怎么了,萍萍,什么事情不开心?」许少青发觉许萍神情郁郁,似乎有心 事。
 
    「哥……」许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眼眶里已含着泪水。
 
    「萍萍,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许萍摇了摇头,不说话。许少青不由叹了一口气,女孩子的心思有时真的很 难琢磨,他揿灭了烟说道:「来,坐到哥这里来。」
 
    许萍站起来,坐到了许少青的大腿上,双手扶住他的肩,把头埋在他的颈项 间,轻轻地抽泣着。许少青看见她这副样子,心疼不已,一手环住她的腰,一手 轻抚她的后背,以示安慰。
 
    问了好半天,从许萍断断续续的叙述中,他才明白事情的原委。
 
    刚考进大学的许萍想出去打工,体验一下社会经验。经人介绍,认识了逼她 大两届的直系学姐,据说她门路广,许多学妹都求她介绍工作。学姐一见许萍就 告诉她凭她的容貌笃定可以找到一个好工作,许萍很高兴,并交了200元的手 续费。过了几天,学姐来找许萍,告诉她已经为了她找了份兼职秘书的工作,对 象是香港来的商人。
 
    按照约定的时间,许萍来到说好的地方——蓝天宾馆。和她见面的是一个看 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气度优雅,很绅士。谈了一会儿,中年男子提议到他 的房间拿些资料,涉世未深的许萍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可刚进房间,趁许萍不 注意,中年男子突然扑了过来,还没等许萍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压在床上,他得 力气好大,许萍被死死压在身下。
 
    这时,中年男子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绅士风度,完全是一副色狼的嘴脸。他撕 开了许萍的上衣,扯去她的胸罩,狠狠地搓揉她的乳房,啃咬她的乳头,痛得许 萍大声哭叫,却丝毫挣脱不开。就在她快要被强奸的时候,许萍看见放在床头柜 上的电话,她抓起就找中年男子的头上猛砸,中年男子痛得松开了手,许萍趁机 逃了出来。
 
    谁知第二天,那个学姐就气冲冲地来找她,告诉她中年男子受了重伤,除非 答应去作他的情妇,否则就拿三万块来赔偿当医药费。许萍把所有的积蓄和生活 费都叫给了学姐,可还差好多,于是她就天天来找许萍,逼她赔钱。
 
    「哥,我好怕。」许萍紧紧搂住许少青的脖子,身体不停地颤抖着。
 
    许少青听了又惊又怒,许萍就读的F大素有「江南第一学府」的美称,竟然 也会有这种事情发生,虽然大学生卖淫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但他没想到会欲 演欲烈到这种程度,并涉及到他的堂妹。
 
    「好了,萍萍,别哭了。」许少青捧起许萍的脸,轻轻地擦去她脸颊上的泪 水,「看,把眼睛都哭肿了。」许萍没说话,只是不停地抽噎着。
 
    「乖,别哭了,这件事情哥会帮你解决的。好了,不要再哭了。」
 
    「嗯。」许萍点点头,再一次紧紧搂住许少青。
 
    「啊!」许萍突然送开了手,身体向后靠了靠。
 
    「怎么了萍萍?」许少青看见许萍神情痛苦,并用手抚着胸口,「怎么了, 哪里不舒服。」
 
    「哥……我……」
 
    许少青把目光移到许萍的胸部,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萍萍,你 怎么没带胸罩。」他看见许萍的两颗乳头贴着衣服,若隐若现。
 
    许萍脸色通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绝不希望堂哥认为她是是淫荡的女孩 子,穿白色的衣服连胸罩都不戴,让人轻而易举的雾里看花。微一沉吟,她缓缓 拉开后背的拉链,把连衣裙褪到腰间。
 
    「萍萍……」许少青还来不及阻止,许萍整个上身已经展现在他的面前,他 感到一阵口干舌燥。
 
    女人的裸体他没少看,但是从来没有一个象许萍那样让他眼晕目眩。清纯的 脸庞洋溢着羞涩,柔嫩的肌肤白里透红,闪动着年轻的气息,一对饱满秀挺的乳 房,即使比起风华绝代的文慧也毫不逊色,只是,只是乳房上为什么有些红红紫 紫的牙印,而且左边的乳头似乎被咬破,颜色很深,好象已经肿起来了。
 
    「痛吗?」许少青轻轻碰触着又红又肿的乳头,引来许萍的一阵抽气声,「 嗯~~」许萍点点头,眼眶里噙着泪水。
 
    「该死的。」许少青抱起许萍走进书房。
 
    坐在书桌前,许少青从抽屉里拿出一盒药膏,这是振伟给他的,对消炎祛肿 很有效。许少青用食指沾了一点,轻轻涂抹在许萍受伤的乳头上。
 
    「啊……」许萍立时感到本来火辣辣的乳头上传来一阵清凉,很舒服。 
    许少青不停地揉着,想把药力发散的更快。
 
    「哥……」许萍半闭着眼睛,口中发出轻微的哼声。
 
    这时许少青才觉察到,眼前的女孩是自己的堂妹,他感到有些失望,手也停 了下来。
 
    「别停,哥……」许萍睁开眼睛说道。
 
    「好了,可以了,用了这药,几天后就不疼了。」许少青说着想帮许萍穿好 衣服,却被她按住了手。
 
    「怎么了?」许少青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许萍抓住他的手继续揉着自己的乳房,许少青想挣脱,却发觉挣不开,或许 他根本不想离开这又软又滑的感觉。
 
    「停下来,萍萍。」
 
    「别这样。」
 
    「不行。」
 
    「……」
 
    许少青已经说不出话来,他的嘴被被两片柔软的嘴唇堵住了。香馥的津液从 许萍的口中不断传过来,流到他的嘴里,就象催化剂一样,刺激着他的身体,挑 起他的情欲,使他渐渐忘记在怀了女孩是他的堂妹,而只是个女孩。
 
    他把舌头顶开了许萍的牙齿,进入到她的口中,舔着她的牙龈,上颚,和她 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许萍的反应很青涩,只是回应着许少青的挑逗。
 
    终于许少青把许萍的舌头吸了出来,用牙齿轻轻咬住舌尖,吮吸着。
 
    许萍的呼吸声越来越粗,双手不断抚着许少青的胸膛。许少青一手扶住她的 后背,一手则伸到她的双腿之间,掀开裙摆,褪掉了内裤后,他的手指触及到一 块柔嫩的芳草地。
 
    许萍的阴毛不是很多,只是小小的一簇,但很柔软,拨开阴毛,许少青的手 指碰到了两片很软的肉唇,他的指尖缓缓嵌如肉唇之间的细缝中。
 
    「啊——」许萍轻叫了一声,似乎有点痛,不由扭动了一下屁股。
 
[ 本帖最后由 szy123 于  编辑 ]
附件
人间正道时沧桑.rar(74.89 KB)
 , 下载次数: 37 
人间正道时沧桑.rar(74.89 KB)
 , 下载次数: 21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tim118金币 +10回复过百,奖励! 
tim118贡献 +1回复过百,奖励!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7-12-15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