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安心公主](1-18)作者:aor
[安心公主](1-18)作者:aor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在线AV极品无码 AV无码免费播放]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安心公主】(1-18)
 

 字数:66303字



 


                (一)
 
  「娘娘,再用力!婴儿的头已经出来了……」接生的嬷嬷嘶哑的叫喊,给刘 美人打着气,寝宫门口,宫女和太监早已排成了两排,焦急地等着小主人的降生。 
  「哇!!」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传来,「生了!生了!」众人如释重负,喜 形于色,纷纷奔走相告。
 
  此时宫内,十三娘娘刘美人面色惨白,看到嬤嬷手上抱着自己的孩子,脸上 露出了一丝轻松,小声催促道:「快把孩子抱过来给哀家看看!」嬤嬷不敢怠慢, 忙把孩子抱到刘美人眼前,讨好的说道:「恭喜娘娘,是个皇子啊!」看到嬤嬷 手里婴儿两腿间的男性特征,刘美人猛地松了口气,一阵疲倦袭来,沉沉地昏睡 了过去。
 
  恰在此时,宫外忽然传来太监通传的声音:「修华娘娘驾到……」众人慌忙 跪伏在地上。这时,抱着一个婴儿的修华娘娘疾步走了进来,正看到嬤嬷手里抱 着的小婴儿,眼中却瞬间发出了慑人的精光。
 
  夜近子时,刘美人幽幽的醒转过来。「娘娘,您醒了,这是太医嘱咐要用的 药,快喝了吧!」侍女小桃急忙上前扶刘美人坐起,然后把放在塌前的药碗端到 刘美人眼前,细声细气的说道。
 
  刘美人看着眼前的药,胃里十分不适,皱了皱眉头,一副不想喝的样子,但 最后还是勉强的把碗里的药喝光了。见刘美人喝完了药,小桃才轻嘘了一口气, 然后小心地把药碗又放回塌上,帮刘娘娘盖好被子,道:「今儿个白天修华娘娘 过来探望您来着。」
 
  刘美人一愣:「修华娘娘来了?哀家睡着了,没看到她。」小桃点了点头: 「是啊,修华娘娘见娘娘休息了,呆了一阵就走了。」
 
  「哦……小桃,孩子呢?」刘美人问道。「春燕儿看着呢,小公主很乖。」 
  小桃微笑着道。
 
  刘美人惊讶地问道:「什么小公主?」小桃眨了眨眼睛:「就是您生的小公 主啊!」刘美人身体一颤,急忙追问道:「你说哀家生的是女孩?!」小桃肯定 的点了点头。
 
  「不可能!当时哀家明明问过嬤嬷,她明明告诉哀家是个皇子啊!快,把孩 子抱来让我看看!」刘美人有些失态的对小桃叫道。
 
  『这不是我的孩子!!』刘娘娘震惊的看着小桃手中抱着的孩子,女人的直 觉告诉她这已经不是自己在白天看到的那个孩子了,可她还不死心,颤抖着手把 包裹孩子的红绸被面揭开,立刻看见赤裸的孩子两腿间那道细小的裂缝…… 
  「怎么会这样?!一定是有哪里出了问题!」刘美人将孩子放在一旁,她虽 然刚满十九岁,但历经几年的宫斗生活后也不再是当初的无知少女,在平日里颇 有几分心计,奈何事关自己的亲生骨肉和帝皇的恩宠,一时间只觉心慌意乱,竟 然一点头绪都想不到。
 
  「娘娘……」见刘美人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小桃有些害怕,欲言又止。 
  「滚出去!!」刘美人大叫一声,吓了小桃一跳,连忙抱着孩子逃命似地跑 了出去。
 
  『冷静!我一定要冷静!!』刘美人强迫着要自己冷静下来,奈何白天的生 产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加上刚才喝的药中被御医加了不少补血安神的药物,不过 片刻竟然再次沉沉地睡了过去。
 
  「何公公,您一定要帮帮哀家!」第二天,刘美人醒来以后苦思良久,最后 还是让小桃把副总管太监统领何公公召了过来,摒退四周后,刘美人把事情告诉 他,让他想办法。
 
  何公公本来没有派系,自从进了宫以后,经过自己和父亲通政司参议的双方 努力,终于把他拉到了自己这一边,何公公这几年也为自己出了不少主意,被皇 上看上也有何公公的功劳,这次她只是直觉的认为这是个阴谋,自己又不能出宫, 无奈之下只好求助于何公公。
 
  何公公沉默了良久,才尖着嗓子道:「这件事太大,咱家一个作奴才的可不 敢乱讲。不过咱家看娘娘心里烦闷,就说点宫里边最近传的新鲜事给娘娘解解闷 吧。」清了清喉咙,何公公续道:「要说皇上还真是洪福齐天,昨天不单只是娘 娘生了个公主,西宫的孙贵妃还诞下了一个龙子,皇上喜欢的不得了,已经晋封 了孙贵妃为皇贵妃,赏赐了好多财宝,估摸着娘娘您的封赏也快到了吧?」 
  刘美人一呆,道:「孙娘娘生了个皇子?」何公公道:「可不是嘛,听说昨 天孙娘娘知道自己生了皇子喜欢的又哭又叫,就像是得了失心疯一般……后来还 是修华娘娘去开解了她半天她才安静下来。听说后来修华娘娘还抱着皇子来探望 您呢……」
 
  「孙娘娘生了皇子……修华娘娘去开解她,然后修华娘娘抱着皇子来看我? 
  不会的……这,不可能!「刘美人喃喃自语,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孙娘娘 和修华娘娘都是左丞相一系的,平时关系就很好,可修华和自己却并没有什么深 交,为什么昨天会来看自己呢?!联想到自己生的皇子忽然变成了公主,一个可 怕的想法在她脑海里逐渐清晰起来。
 
  「小桃,昨天修华娘娘来看哀家都作了什么?」刘美人召了小桃进来问道。 
  「回禀娘娘:修华娘娘进宫以后说要单独和您呆一会儿,就把我们赶了出去, 还有好多侍卫拦在门口,我们看不到修华娘娘做了什么。」小桃颤抖着声音回道。 
  「怎么办?何公公?一定是修华把哀家的儿子换走了!我要把孩子要回来!」 
  刘美人激动的抓住何公公的袖子,急道。「娘娘您先冷静点,唉……别抓咱 家的袖子呀!」何公公苦着脸道:「娘娘有什么证据说修华娘娘换走了你的孩子 呢?」
 
  刘美人一呆,忽然喜道:「给我接生的嬤嬷!当时她还告诉过我生的是皇子 呢!」
 
  何公公叹了口气,道:「今儿个早晨咱家就听吴总管说昨儿个给修华娘娘接 生皇子的张嬤嬷因为晚上喜庆酒喝多了,结果一不小心栽进了井里淹死了,尸体 今儿个早上才被宫女发现……」听了这个消息,刘美人不由呆住了。
 
  何公公叹了口气,道:「娘娘,这事已经办成死案了,而且不用我说,您也 知道孙贵妃现在正得宠着呢,唉……」刘美人几近崩溃,只是抓着何公公的手, 嘴里不停地道:「怎么办?哀家该怎么办?」何公公道:「没办法的,这件事就 算捅到了天上……」何公公向天上指了指,续道:「也没办法扭转过来,毕竟皇 家还是要脸面的,这事依奴才看就算了吧。」刘美人身子一抖,瘫软在地上。 
  何公公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娘娘还是准备一下,咱家估摸着皇上的赏也 该赐下来了。」刘美人不理,只是嘴里不停地喃喃自语:「怎么办?怎么办?」 
  「没办法了,奴才奉劝娘娘心放宽些吧。」何公公话音刚落,宫外就传来了: 「刘美人接旨……」的通传声。刘美人木然的听着皇帝的圣旨,圣旨赐封了刘美 人为『容妃』,『所生』公主赐爵千岁、封号『安心』,赏赐黄金二十斤、白银 三千两、丝绸千匹,即日起就离开群芳园,携小公主搬入惜花宫。刘美人领旨谢 恩后,落寞的走回自己的寝宫中,小桃她们胆怯的跟在她身后,手里还抱着小女 婴儿。
 
  「呵呵!」刘美人忽然神经质似的轻笑了一声,吓了侍女们一跳。「哈哈!! 
  呵呵……啊!呜呜呜!「刘美人又哭又笑,发疯似的把屋里能摔的东西全部 抛到地上,侍女们一动也不敢动,终于刘美人倦了,躺在床上默默的流着泪,嘴 里还不停地低声咒骂着,最后倦极才进入了梦乡。几个侍女互相看了看,小桃小 心的示意其他姐妹打扫房间,自己抱着女婴悄悄的走了出去。
 
  刘美人醒后嘴里一直念叨着儿子,咒骂孙贵妃和修华娘娘,脸色不停变换, 情绪十分不稳定,小桃无奈之下只好找了太医要来安息香点燃,过了片刻,刘美 人又沉沉睡去。
 
  刘美人的状态不佳,总管太监也不敢给皇上呈她的牌子,再加上某些特殊的 原因,所以此后的半年时间皇上居然都没有再下旨召过刘美人,这么长的时间, 已经足够一个忙碌的帝皇把她忘得干干净净了。
 
  「娘娘,今天……皇上还是没有翻您的牌子。」小桃身子颤抖的跪在刘美人 眼前,小声说道,照理说这时娘娘会勃然大怒,甚至会狠狠的责罚小桃一顿出气。 
  可反常的是刘美人坐在自己的寝塌上,只是淡然的点了点头,神情却十分平 静,似乎曾经的一切她已经完全淡忘了,甚至对皇上不再翻她的牌子,她也显得 无动于衷。
 
  「娘娘今天……」刘美人忽然抬手打断了小桃的话,道:「明天又是你出宫 的日子了,你再到我父王那里去一趟,把哀家上次要他准备的东西拿来!」小桃 心里一跳,吃惊地道:「娘娘您要那些东西做什么?」刘美人冷冷的看着小桃, 直到她不自然的低下了头,才道:「别忘了自己的本分。」小桃没有说话,只是 把头垂得更低。
 
  看着眼前的女婴,刘美人心里很恨,她甚至想一把掐死她!可是理智告诉她 这是不行的!在后宫这个权利与欲望的漩涡中,无时无刻都有无数双眼睛正在紧 紧地盯着她,如果她真的不顾一切的杀死这个婴儿,那么不但是她完了,她的父 亲和家族也就彻底的完了。可是她也无法容忍被人这样肆意的欺凌、愚弄,尤其 是每天看到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孩子时,这份恨意就越来越炽烈起来,既然不能杀 死她,那么——就毁了她!!
 
  「是我父亲让你来的吗?」对跪在自己眼前的贺嬤嬷,刘美人看也不看,只 是冷冷的问道。「是的,小姐。」贺嬤嬷连连点头,小心的应道。「那么你就应 该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刘美人自顾自的修理着漂亮的指甲。「老身完全明 白的,来之前老爷已经吩咐过了。」贺嬤嬷连忙道。刘美人淡淡的点了点头,道: 「那么以后你就负责公主的日常生活起居和教导吧,如果需要什么就告诉小桃, 至于你的二儿子所犯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那些安家费也足够他们娶妻生子。现 在把孩子抱走吧,以后如果不是必要的话就不要让她出现在哀家面前!」贺嬤嬷 连连点头,起身把寝塌上的孩子抱在怀里,倒退着行出房去。
 
  「小娃娃,不要埋怨老身呀,要怪就怪自己的命不好吧!」看着正在怀中熟 睡的小女婴,贺嬤嬷默默地叹了口气,歉然地想着。
 
                (二)
 
  时光荏苒,匆匆数年……
 
  「公主,你又要去哪里呀?!」贺嬤嬷紧走两步,把刚要迈步出门的小公主 抱起来,重新放回到塌上。安心公主懊恼的捶了捶床,无奈的噘着嘴再次躺了下 去。
 
  贺嬤嬷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包,将一颗米粒大小的药丸含在口中,然后点燃了 一柱安眠香,扭头冲着安心咧嘴笑了笑,安心翻了个白眼,知道自己又要睡觉了。 
  每次闻到线香发出的香味,安心都会迷迷糊糊的睡过去,这次也不例外。见 公主睡熟了,贺嬤嬷关好门窗,然后从房间的梳妆台下拿出一个小箱子,打开箱 子,只见里面是一些奇形怪状的器具。
 
  贺嬤嬷拿出一根弯曲的石制小棍,两端浑圆突出,棍体平滑,呈现一个弯曲 的弧度,然后又拿出一个小石盒,盒子里装满了淡红色的药膏。「娘娘吩咐今天 要用这个,可是会不会太过分……」贺嬤嬷小声嘀咕着,走到了安心公主身旁, 熟练地掀开她的裙子,露出那片屡不着的身体。只见小公主那原本应该洁白的下 体竟然呈现出淡淡的粉红色,更令人诧异的是,原本应该隐藏在缝隙顶端的小豆 粒居然已经从包皮内探出,露了一个小头出来。
 
  贺嬤嬷满意地笑了笑,这就是这些年来她的成果了。最初贺嬤嬷开始负责安 心的饮食起居时,就会在她的食物中添加一种使筋骨软化的药物,吃了这种药物 后,在贺嬤嬷的强制下,对她的身体柔韧性进行了最大限度地开发,经过三年多 的不间断训练,现在安心的双臂能很轻松地从背后交叉回到胸前再相互交缠起来, 而两腿的劈叉角度更是超过了二百七十度!甚至最夸张的是:只要她愿意,无论 是身体下仰还是后倾,都能很轻松地将鼻子藏到小屁股缝中间,而同时小舌头也 可以舔到自己的那颗小红豆!到了这个程度,贺嬤嬷就依照容妃的安排,开始对 安心进行下一个阶段的训练——把这个小小的公主变成一个沉沦在欲望中的淫娃! 
  贺嬤嬷在进宫前当了一辈子的妓院老鸨,尤其对雏儿们的调教更是边地一绝, 这次若不是因为二儿子犯了命案,对这滩肯定是有进没有出的混水是说什么也不 会趟的,不过真的到了宫里和安心接触了一段时间,她却醉心于训练之中,调教 起安心来也是尽心尽力,甚至假借容妃的名头使用宫中的各种珍稀资源,一段时 间来居然找到了当年在妓院时都不曾有过的成就感。此时已经是对安心身体淫性 开发的一个月后,因为每次施为之前都会事先将她麻倒,所以直到现在,可怜的 公主也不知道自己所受的遭遇。
 
  贺嬤嬷先戴上了一副鹿皮手套,然后将小石盒中的药膏小心的涂抹在安心公 主裸露的双腿之间,包括粉嫩的小唇和顶端的肉豆,后来甚至手指微微用力,把 指头伸进她的穴里,将药膏涂满穴口后将手指一直顶到那层薄薄的肉膜上,然后 轻轻旋转手指,令药膏均匀地沾满穴内。安心沉沉的昏睡着,恍如未觉。接着, 贺嬤嬷又把石棍的一端浸满了药膏,再小心地用两指分开安心那粉嫩的小穴口, 将石棍端头顺着膜孔探入了腔道深处,并将药膏再次小心地推匀,就这样重复了 几次,最后将药物完全涂满了她的体内肉壁,甚至一直涂到了柔嫩的颈口。 
  这药膏名为『香欲』,是由多种珍贵药物调配而成的宫廷秘方,其中包含了 极其稀少的贡品『千年玄参』、『血色蔓陀罗』等顶级的御用催情之物,同时兼 有轻微的麻醉与致幻作用,能将人体的痛觉转化为快感,十分神奇。一罐药膏涂 完,贺嬤嬷嘿嘿一笑,用戴着鹿皮手套的手指头沾了点药膏,轻轻点触在安心的 小豆子上温柔的绕圈打磨起来。要知道贺嬤嬷曾经做老鸨三十多年,阅女无数, 手法更是娴熟无匹,甚至比安心本人更知道如何才能搔到她身上的痒处,再加上 春药的强烈作用,昏睡中的安心不到片刻就发出了『哼、嗯』的鼻音来,腰胯也 随着贺嬤嬷的挑逗轻轻摇摆着,小屁股配合的上下挺动,很明显是感到了乐趣, 在睡梦中美了起来。
 
  见安心的纤弱腰身摆动幅度越来越大,呼吸也逐渐粗重,贺嬤嬷知道她马上 就要泄了,知机的停下了动作。她明白若是想让安心成为一个小淫娃,此刻就一 定要吊住她的瘾头,尤其是此时还没有真正的尝到过鱼水之欢滋味的安心,这效 果更是立竿见影。贺嬤嬷手下的动作停顿了足足一盏茶光景,待到安心的呼吸渐 渐平稳下来,她才再次小心的施为,如此反复了三次,就见到安心的双腿间小缝 中流溢出一泡晶莹的蜜汁来。
 
  见润滑得差不多了,贺嬤嬷就停下了手,然后把小石棍小心地捅入膜孔内, 使石棍的顶端触在颈前的一处腔道位置,这是女人的私秘处!也是贺嬤嬷在妓院 三十年所得到的宝贵经验,就连一般的女人自己也很少知道这种女人身体的秘事, 根据她以往的经验,只要对此处施以适当的力道进行刺激,就能让安心立刻欲罢 不能!事实也验证了确实如此,随着贺嬤嬷手中小石棍忽轻忽重的在小公主的内 壁之上刮摩抽插,昏睡中的安心很快就面泛红霞,鼻尖见汗,一泡尿水更是断断 续续的合着初次泄身的淫汁直喷到半空中划了个绚丽的彩虹,然后落在她的双腿 之间。
 
  见安心如此情形,贺嬤嬷动作不停,另一只手又一次触摸到了她的肉豆子上, 不断的合着抽插的节奏研磨起来,这一下可不得了,原本已经进入幻梦的安心立 刻就半眯起了眼,这可吓了贺嬤嬷一跳,不过留心一看,只见小公主两眼翻白, 原来只是舒服极了,这才长嘘一口气,放下了心来。要培养安心的淫性,必须令 她的身子经常性的保持着临界到顶点,催情的药膏药性十分绵长,贺嬤嬷也不着 急,根据以往的经验,涂抹一次药膏要让她彻底尽兴最起码需要两个多时辰,贺 嬤嬷也不由感叹幸亏安心从小就服用软化筋骨的药物,练习各种姿仪,这使得她 的身子耐力十足,每次泄身时也能相应降低不必要的体力消耗,不过即便如此, 这段时间以来安心公主每次醒来也都是日上三竿之后时近中午时分了,清醒的时 间每天都不超过三个时辰。
 
  随着贺嬤嬷手中石棍重点对安心嫩肉的肆意攻掠,安心终于再也撒不出尿水 来了。这时贺嬤嬷才满意的站起身,从小石盒中重新取出一根细长的竹管来,这 竹管的一端尖细,另一端巧妙地粘连着一个猪膀胱,猪膀胱鼓鼓囊囊的,内里充 满了液体,口部用布带捆扎着。贺嬤嬷叹了口气,小声道:「小公主,老身对不 起您啦,要不是为了没出息的二宝,老身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伤天理的事情的,还 请您以后不要怨恨老身。」可惜安心依然沉睡不醒,对她说的话并没有听到。 
  贺嬤嬷先将竹管的尖端涂满了香欲作为润滑剂,然后小心地用手指分开安心 两腿间的缝隙,轻轻的把竹管顺着她的小尿眼伸了进去。贺嬤嬷动作十分缓慢, 因为对于这个娇嫩的所在,只要稍不注意就可能会造成异常严重的后果。香欲的 药效发挥十分迅速,借助麻醉的作用,竹管顺利地伸入了安心体内,这时贺嬤嬷 才缓过神来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然后解开了束缚在膀胱口上布带,轻轻的用 手捏挤猪膀胱,将其中的药液缓缓地顺着竹管压挤进安心的小尿泡内。
 
  这药液是从刘美人家中得来的秘方,其中还掺杂了两味极其珍贵稀有的药材, 它的功用是在药液被人体吸收后,吸收的肌肤部位能极大提高神经敏感程度同时 改善肌肉组织的强度,而且这种药液还拥有极强的脱瘾性,一次使用过以后一旦 长期不在复用,吸收部位就会自动产生细小的肌肉疱疹,同时产生酸麻痛痒等种 种异常难忍的感觉,此时除了再次使用药液,唯一缓解的办法就是不断的用外力 进行的刺激,简单的说如果是皮肤沾上了如果忍不住就得没完没了地的抓挠,直 到皮肤都挠烂了为止!
 
  猪膀胱很大,其中的药液只挤进去了小半,安心的小肚子就微微的涨鼓了起 来,贺嬤嬷见状就停下了继续挤药液的动作,轻轻的把竹管抽了出来,一股透明 的药液立刻顺着安心的两腿间流了出来。贺嬤嬷见状并不慌张,马上取来一根比 小指头还要细小些的玉柱插进安心的尿眼里,堵住了药液的排出。然后她又将小 公主的双腿再分开一些,把竹管再次对正她的膜孔伸入进去,随着嬤嬷的两只肥 手灵巧动作,最后将竹管头从安心的颈口中的小眼穿过刺进了内胞中,再将剩余 的药液完全挤压进她的身体最深处,抽出已经没有药液的竹管以后,贺嬤嬷再次 依样将安心的小穴口牢牢堵住,药液的吸收经过试验速度很快,估计在安心明天 醒来以后,体内的药液就会全部被她的身体吸收掉。
 
                (三)
 
  「公主呀,该起床啦!」贺嬤嬷那难听的声音在安心耳边响起,安心公主四 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两条大腿也大大的分开着,闭着眼边扭动身躯边小声嘀咕着: 「不要,我好累,还要睡觉呢!」「哎呀,小祖宗啊,你今天要是再不去给容妃 娘娘请安,娘娘说不定会生气的啊!」贺嬤嬷契而不舍的在安心的耳边不停的大 声鸹噪着。安心翻了个身,双手抓住锦被的被角,将锦被夹在两腿之间用力挺身, 舒服的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最后把身子扭成了一个奇异的弧形,然后全身再次放 松下来,虽然身体感觉依然十分疲惫,不过神智倒是清醒了起来。
 
  「好啦,起来就是了,吵死人了!」安心闷闷的坐起来,嘴里小声抱怨着, 揉了揉肚子,忽然眼珠一转,道:「今天要去向母后请安,就不做姿仪练习了好 不好?我……本宫肚子有点疼。」贺嬤嬷脸色垮了下来,道:「这怎么行呢?说 好了一个月只可以休息三天的,公主您还是前天才休息了一天啊!」安乐察觉到 贺嬤嬷语气不是特别坚决,穿着睡袍就连忙跳下床,光着脚拉住了嬤嬷的衣袖, 用力摇摆着道:「人家真的身体不舒服嘛!求求你不要告诉母后,让本宫休息一 天好不好嘛?!」贺嬤嬷皱了皱眉,冷下了脸色道:「既然公主身体不适,老身 就把今天的姿仪训练调整为静姿练习吧,若是公主殿下一定要取消训练,就请公 主殿下自己去和容妃娘娘说去,不然的话老身是绝对不敢遵从的。」
 
  安心沮丧的低下头,小声道:「好嘛!可是……唉,静姿练习更累人啊。」 
  贺嬤嬷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慈眉善目的说道:「这个老身倒是 可以再帮公主一下,昨儿个早上刚从娘娘那里拿来了几枝安眠香,公主练习静姿 时老身可以破例为您点上一柱……」听了这话,安心的神情有点苦,不过脸色倒 是好了一些,想了半天还是没办法反抗,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之所以 神情苦闷是因为她每次被安眠香蜜晕,第二天都会觉得全身疲惫,但和那恐怖的 过程比起来,已经算是好了不少。贺嬤嬷见公主没有意见了,就上前帮助安心仔 细地穿上衣服。
 
  安心去向容妃请安的时候果然又没有见到母后,她知道容妃的身体一直就很 差,若不是主动召见,平时很难见到她。安心也不以为意,以前她也因为训练太 过艰苦而私自跑到容妃寝宫前哭诉,可是结果只是被容妃隔着宫门狠狠地斥责了 一顿,并且当时容妃将贺嬤嬷也召了过去,当着安心的面在宫门口严厉地训斥了 她,要求贺嬤嬷好好教导安心公主,从那以后安心就对逃避贺嬤嬷的训练不报什 么希望了。
 
  回了自己的寝宫,安心乖乖的按贺嬤嬷的要求摆出了一个十分诱人而又高雅 的姿势,一双灵活的大眼睛却滴溜溜的转着,不知在打什么主意,模样说不出的 可爱。而贺嬤嬷纠正了她姿势中的一些细微的欠缺后,就满意的点燃了一根安眠 香,注视着暗红色的香火和缭绕的轻烟,安心不由深吸了口气,她知道自己今天 又不用坚持很久了。在她很小的时候,贺嬤嬷就告诉过她,她的身体从小就很虚 弱,宫中的太医建议多活动,所以容妃就让贺嬤嬷成天对她进行各种体术训练, 从小到大的训练让她吃足了苦头,而且经常会精疲力尽地昏倒在地上。每次醒来, 她也会感觉自己的精神不振,尤其是腰腿更是酸软无比,精神也很难集中,也许 是自己的身体真的很虚弱,所以她也很配合的努力进行着各种训练,希望自己能 更有精神一些,不过效果似乎一直也不太显著,尤其是最近这半年左右,每天醒 来,她都会觉得自己身体更加疲惫了,如果不是太医早就说过她一切正常,她一 定会认为自己是得了奇怪的病症。『我一定要坚持锻炼身体,以后我的身体应该 会慢慢地好起来吧?』安心边闻着淡淡的香气边默默地想着,意识逐渐迷糊,然 后再次昏睡了过去。
 
  什么样的女人是最淫贱的女人?作为混迹烟花之地三十多年的老鸨子,贺嬤 嬷自认绝对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陷入情欲高涨、欲火焚身之中的女人才是最淫 贱的女人!坊间有句俗话叫做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但婊子也有动情的时候,在 贺嬤嬷的一生之中,就见过好几次号称无情无义的婊子用自己的卖身钱供养着小 白脸,为什么?就是因为这些女人当时动了真情!想到这里,贺嬤嬷不由深深的 叹了口气,遥想自己当年不也是糊涂过的吗?虽然被那个调情手段无人可比的无 耻之徒骗得人财两空,甚至被她卖到了勾栏之内,不过自己最终还是熬了过来, 也将那无情无义的畜生逼上了绝路。就是有了那次险死还生的经历后,她才算真 正认清了人性,然后开了一家『笑春楼』做了一个老鸨,最终居然也嫁了个庄户 人家生了孩子……可惜做过这一行都没有善终啊!贺嬤嬷摇了摇头,强迫自己不 再想这些扰人心神的旧事,走上前去把安心抱起来轻轻放回床上,她的身体开发 已近完成,成败都在此一举了!
 
  不知何时,容妃也静悄悄地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针囊,针囊上是一排 十三根闪亮的三寸长银针,旁边还有一根闪亮的毫针。贺嬤嬷小心地关好了寝宫 的大门,然后和容妃一起走到安心身旁,小声问道:「娘娘,真的要做吗?这可 是很危险的……」但看到容妃冷冷的表情,醒悟过来的她当即住口不言。容妃把 针囊丢在安心的床上,缓缓地坐在床边,用手温柔地抚摸着安心的额头,轻声说 道:「宫中选秀时,现在的西宫孙俪已经有了婚约,若不是哀家当时可怜她,求 父亲把消息带到孙家,她轻则被赐死重则抄家灭族……殿试时甄善儿这个『修华 娘娘』若不得哀家提点,只怕现在也不过是个服侍主子的宫女罢了……」顿了顿, 她的话音渐渐阴冷:「奈何我以真诚待人,人却以暗箭伤我、毁我!」忽又一指 正在熟睡中的安心咬牙切齿道:「你看看这孩子长得像谁?!」
 
  贺嬤嬷唯唯诺诺的道:「公主的相貌以老身看倒是和上次见到的孙娘娘有几 分相似。」心里暗想传言果然属实。容妃神经质地笑了起来:「不错,这就是她 的孽种,当日我产后昏迷时被修华这贱人用这孽种将我的孩儿换去,我可怜的孩 儿……」一时间竟然泣不成声,贺嬤嬷不知该如何劝诫,只能道:「此事也许别 有隐情,还请娘娘节哀……」容妃收了哭声,眼中发出慑人的精光,咬牙道: 「还有什么隐情?!如今看到这孩子就让我想起了那桩恨事,你待要我如何?」 
  贺嬤嬷恭身道:「一切全凭娘娘吩咐便是,只是这件事做起来一个不慎……」 容妃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不耐烦的说道:「你放心好了,在这之前哀家已经亲 自在八个丫环身上做了试验,现在已经有了八九分的把握,再说就算是不小心弄 死了她,也是全由哀家来担当!」贺嬤嬷哆嗦了一下,不敢再劝阻,只能低头应 是。
 
  顿了一下,容妃轻轻的叹息道:「知道吗?昨天小桃死了,因为我下针迟了 一线,结果她就那么活生生的泄死了,临死前她告诉哀家:她不后悔!我想她那 时应该感觉很幸福吧?」贺嬤嬷身子一抖,眼皮狠狠的跳动了两下,看着面色娇 艳的容妃,一声也不敢出。
 
  「准备工作就交给你,你应该很有经验才对,开始吧!」容妃神态逐渐恢复 了正常,淡淡的吩咐道。贺嬤嬷不敢答话,慌忙脱掉安心的身上唯一的连身裙, 让她那赤裸的胴体暴露在容妃的面前。容妃乍一见到小公主两腿间那夸张挺起的 肉凸,脸色竟然微微泛红,神情看上去很是性奋,说话的语气也大是缓和:「 『情锁针』刺法分两步:先锁欲,后锁情。
 
  锁欲要针刺肾阴之脉,是最危险的;锁情要刺心阳之脉,危险性就小了很多, 不过那时要把小丫头叫醒,必须在她神智清醒的时候才能下锁情针。你先把她的 情欲挑引起来,要一直不停的撩拨她,注意不要让她泄了身,只有在情欲最最临 近溃泄的那一点下针才能令她的身体永远都会记住那种感觉!「
 
  贺嬤嬷认真地点了点头,这工作对她来说十分轻松,因为这是她每天都要做 的。借助『香欲』的帮助,片刻之后,安心的面颊开始泛红,身上渗出点点汗水, 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贺嬤嬷对安心的身体反映已经了如指掌,熟练地翻开她那 已经略微充血凸起的小肉豆,用两个肥硕的手指头忽轻忽重的捏揉挑逗着,安心 喘息粗重起来,时而还会发出腻人的鼻音,双股更是随着贺嬤嬷的手指动作不断 夹摩用力的配合挺动着。见安心已经完全在不自觉地情况下进入了状态,只差临 门一脚了,贺嬤嬷边减轻了手下的动作,边拦住正要上前的容妃,低声道:「娘 娘请稍候,老身还要不停的刺激公主的身子,直到最后她的肉体完全被调动起来, 这时才好下针。」容妃恍然大悟,暗忖不愧是最有经验的老鸨子,赞同的点了点 头。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7-12-11更新.